Banner
首页 > 行业知识 > 内容
高杆紫薇新品种“紫精灵“”
- 2020-07-01-


紫薇花作为观花灌木或小乔木,因其花期长、花色丰富、株型可塑性强和应用方式多样等综合优势,广受喜爱,甚至得到不少设计方和种植户的长期专宠。得知湖南省林业科学院花卉与药用植物研究所自育紫薇新品种‘紫精灵’在花色、花期和综合抗性等方面,取得新突破,推广初期业内询问者众多,日前记者到访其新品种培育基地了解情况。

‘紫精灵’高杆紫薇花

‘紫精灵’(Lagerstroemia india ‘Zi Jing Ling’)是千屈菜科紫薇属小乔木,该品种于2016年获得国家植物新品种权(20160171),2017年10月荣获第九届中国花卉博览会科技成果类(新品种)金奖,现代园林最具潜力新品种等多项荣誉。今年年初,‘紫精灵’以区域授权的生产销售模式,已经与国内5家企业签订合同!

据‘紫精灵’育种者,湖南省林业科学院花卉与药用植物研究所所长王晓明介绍,‘紫精灵’是从种子实生苗中选育出的紫蓝色紫薇新品种,其植株健壮挺拔,直立性强,主干鲜明,嫩叶浅绿色,边缘略带红色,成熟叶深绿色,长4.0-190px,宽2.1-120px。花紫罗兰色(RHS Deep Purple N81A),后逐渐褪色为浅紫色(RHS Light Purple N81D),瓣爪颜色为紫红色(RHS Strong Reddish Purple N78A),花期5月-10月。

“国内紫薇育种起步较晚,工作落后,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紫薇新品种少,尤其缺乏深紫色的紫薇新品种。”王晓明说,‘紫精灵’走向市场,正是对国内甚至国际紫薇品种花色的重要补充。

开花早花量大

  王晓明介绍‘紫精灵’一大优势是开花早,花量大。在湖南长沙地区,绝大多数紫薇是6月中旬始花,7-8月盛花。‘紫精灵’于5月下旬就始花,6月下旬进入盛花,比其它紫薇品种花期提早20多天,花期绵延可达4个半月,直到10月中旬。结合修剪,‘紫精灵’一年甚至可开三批次花,满树紫罗兰色的花,美不胜收。虽然‘紫精灵’的花序不是很大,花序平均长380px,宽412.5px,但单个花序着花数高达128个,花量很大,非常适合营造花海和盆花生产。

结实率低=花期延续

据了解,‘紫精灵’有一个非常特别的优势——花后自交结实率低,统计显示,其平均结实率不足15%。“可不能小看了这一特性,结实率低使得‘紫精灵’无需修剪,便能在连续的花期保持相当的花量。”王晓明重点强调。

对于紫薇的花期,人们最为熟知的是杨万里的“谁道花无百日红,紫薇长放半年花”。但实际应用中,多数紫薇因花后结实,抑制新生花芽,且消耗大量养分,达不到花开半年的效果。需要及时剪除残花,并加强水肥管理,以延续花期。

遗憾的是对普通紫薇品种来讲,即便花后及时修剪,花期仍然会有中断。而‘紫精灵’因其自交结实率低于15%,花后不需修剪,即可重新爆发新生花芽,保证了花期的延续性。“其罕见的紫蓝色花,绵延不断的绽放效果,是打造紫薇花海的首选。”王晓明深知其结实率低的可贵。

综合抗性突出

‘紫精灵’耐干旱,较耐寒冷,抗病虫能力比红火箭等美国三红紫薇强。经过反复验证,其在我国江苏、安徽、河南、陕西、湖北、四川等省份及以南地区均可种植。“这个品种对土壤要求不严,你看我们基地现在的土壤状况。”王晓明指着眼前的沙土地告诉记者。确实,不论是扦插苗,还是嫁接大树,都生长在密实的硬质砂土地上,土质尤其粗放。

“不过种植在肥沃、深厚、疏松的土壤中生长更健壮。”王晓明补充,‘紫精灵’喜光,略耐荫,适宜生长在温暖湿润的环境,忌种在地下水位高的低湿地方。据悉,‘紫精灵’目前正在河北及以北的地区进行抗寒性试验,北京昌平也有栽植观测,其适生范围未来会更加精确。

此外,与一般紫薇相同,‘紫精灵’常用繁殖方式为嫁接和扦插。嫁接一般在春季(2月底至3月中旬)和秋季(8下旬至9月中旬),春季嫁接用切接法,冬季嫁接为腹接法。扦插分嫩枝扦插和硬枝扦插,嫩枝扦插在5-9月,硬枝扦插一般在春季2月底至3月上旬进行,其栽培技术同一般紫薇。

 ‘紫精灵’怎么卖?

‘紫精灵’紫薇刚在园林苗木观察者微信公众平台“露面”,业内看好其未来市场的人坐不住了,纷纷询问‘紫精灵’怎么卖?“因其在新品种保护期,不允许随心所欲生产。”王晓明解释,为加速‘紫精灵’紫薇新品种的推广应用,惠及更多的企业和种植户,甚至整个园林行业,‘紫精灵’推广之初,即采用育种机构(湖南省林业科学院花卉与药用植物研究所)区域授权生产销售模式。

所谓的区域授权生产,具体来讲,即是每个企业可以与育种机构协议繁殖定量的小苗。“目前我们合作的几家企业都是授权生产30万株小苗。”王晓明介绍说,每株18元,小苗高度25厘米到40厘米。为保证企业效益,每个省我们只计划和一家有实力、有远见的企业合作,授予独家生产权。“今年10月1号以后,‘紫精灵’就会批量上市了。”科研成果终得转化,育种机构成员都很欣慰。